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全国碳交易市场正酝酿 CCER或迎国内市场春天

2013-12-03 14:51
科技那回事
关注

  随着11月26日和28日,京沪两地碳市场分别“开市”,让碳市场轻松“接棒”华沙气候大会,成为了“气候圈”和“碳商圈”中最热门的话题。

  目前,除了深圳、上海以及北京外,年底还将有一批碳市场试点城市“开市敲锣”,包括天津和广东。

  一连串关于碳市场的消息让沉寂多年的部分“碳商”和清洁发展项目(如风电场)业主再度兴奋起来。当穿梭在各大碳市场的论坛上,他们嘴里绝不会缺少“CCER”(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因为对于他们而言,碳市场的开启就意味着手上的清洁发展项目将变为金钱。

  尽管目前试点中的碳市场消纳这些CCER的需求暂时并不会太大,但是“总要先挖个坑,占住位置总是机会”,一位来自某国企负责清洁发展项目的负责人刘丽丽(化名)急切地四处打听关于CCER的每一个细节。

  建立全国统一的碳市场一直被放在国家发改委重要的议程之中。

  是自下而上靠碳交易试点区域连接最终形成全国统一碳市场,还是自上而下推一套全国统一的标准还尚待研究。

  “目前方案正在研究之中。”发改委气候司副司长孙翠华11月28日表示,其中重要任务要对碳排放总量的控制进行研究。

  CCER迎来国内市场机遇?

  中国碳市场框架借鉴了欧盟碳交易市场的机制设置,在已公布碳交易办法的试点城市都在碳交易试点机制(cap and trade)中设置了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的灵活机制,如同欧盟碳交易市场中的CER。

  11月28日,北京市启动碳交易后,国内首单CCER交易由东北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和龙源(北京)碳资源管理技术有限公司促成。

  不过,目前国家发改委关于CCER审批流程还未全面开启。从今年3月份起,国内已有数单类似项目已完成协议合同签约。

  显然,这让有国际碳交易经验的“碳商”及手持清洁发展项目的业主重燃希望。

  “我现在手上还有现成的CDM项目,想将其转回国内变为CCER。”刘丽丽显得颇为急切,毕竟欧盟市场的价格早已一落千丈。在《京都议定书》之下产生的市场机制(第一代碳市场)随同《京都议定书》一样名存实亡。

  11月23日,华沙气候大会最后通过的文本中新出现了一句话:邀请各缔约方自愿取消核证减排量(CER)的使用,将之作为2020以前关闭减排差距的一种手段。

  尽管力度很弱,但在某一种程度上说,CDM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在国家或区域里正在形成第二代碳市场。

  中国碳市场被世界银行视作为第二代碳市场,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有多少CCER需求还不确定。

  不过,刘丽丽已开始不断找人搭线,想尽可能多地通过机构与购买CCER的公司建立联系,进行线下撮合。

  “这个领域是进得越早越好,可以先占拥一些客户。”一位多年身处CDM圈的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现在项目太多了,如果进的晚,就没有你的份了”。

  区域碳市场对接需两大前提

  除此之外,一组数据显示:未来中国7家试点碳排放交易所,每年规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达到7亿-8亿吨,基本相当于德国的全部排放量。

  “现在7省市的配额总量规模已达到欧盟碳交易市场的三分之一。”中创碳投副总经理郭伟给出了一个大概估算。

  七个地区的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目的在于,在交易机制、交易规则和核算体系等方面进行探索,为建立全国统一碳市场积累经验。

  在孙翠华看来,目前试点地区的做法各有特点。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 看不清,点击换一张  刷新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