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揭晓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迷局

2019-03-27 11:46
来源: i能源

一月初,一篇有关土库曼斯坦减少对华天然气供应量的报道再次搅动了能源圈。在去年中亚气意外减供叠加国内“煤改气”的情况下,国内天然气供需矛盾爆发,LNG价格暴涨的情况仍让人记忆犹新。这一次,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紧急澄清,避免了市场恐慌。

尽管减供只有一天,但由于土库曼斯坦对华供气在冬季高峰期两次“掉链子”,对于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供应能力,无论从“亡羊补牢”还是“未雨绸缪”的角度,都值得加以关注。

blob.png

2009年底中亚天然气管道投产以来,中亚气一直占中国天然气进口的半壁江山。即使近两年中国LNG进口大幅增加,2017-2018年中亚气也占到进口气的40%以上。而在中亚气中,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占绝大多数(约80%)。因此,土库曼斯坦减供对中国天然气市场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作为全球重要的天然气储量国和出口国,土库曼斯坦至今不公开其天然气行业的详细数据,外界也难以全面和细致地评估该国的天然气行业状况和发展前景,将其称为“迷局”并不为过。

资源之谜

按照最新版的2018年《BP能源统计年鉴》,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探明储量为19.5万亿立方米,居俄罗斯、伊朗和卡塔尔之后,为全球第四位。

根据BP的数据,过去二十年(1997年之前无数据),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储量从2.6万亿立方米跃升至19.5万亿立方米。2008年和2011年发生过两次巨大的提升,这主要被解释为该国复兴气田新发现的储量。根据Gaffney, Cline & Associates的评估,土库曼斯坦复兴气田的储量就达到27.4万亿立方米,该数据也是土库曼斯坦官方最喜欢引用来证明该国天然气储量丰富的数据。在此基础上,土库曼斯坦官方甚至称该国储量达到50万亿立方米。

不过,由于缺乏可验证的信息,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储量一直受到质疑,特别是较为了解土库曼斯坦地质情况的俄罗斯。

与天然气资源储量的巨大飞跃不同,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产量却平稳得多。

同样按照BP的数据,过去十多年,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产量基本保持在600亿立方米以上,最高是2015年的720亿立方米。2009年和2010年的产量偏低,主要是由于2009年4月通往俄罗斯的中亚-中央天然气管道爆炸,随后俄罗斯大幅减少了从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进口。2010 年之后,中国代替俄罗斯成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最大进口国,向中国的天然气出口逐年增长,但至今未能达到2008年之前向俄罗斯的出口量——每年450-500亿立方米。

blob.png

按照俄罗斯专家的说法,土库曼斯坦主要的三大主力产气区:多弗列塔巴德-邓梅兹、马雷和复兴气田中的前两个已经处于开采后期,只能依靠建设增压站来提高产量,这也大大增加了天然气开采的成本。而复兴气田的开发难度高于传统气田,需要采用更加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开发进度也比预期推迟。

土库曼斯坦本国缺乏大规模开发新气田的资金、技术和装备,为了开发复兴气田,必须依靠国外投资者。土库曼斯坦在陆上天然气开发方面采用了服务合同的模式,而不是国际上更为流行的产品分成模式(唯一例外的是中国参与开发的巴格德雷区块)。

尽管这种合同使土库曼斯坦能够更好地控制本国资源,但也使其承担了较高的财务负担。是否能改变同外国投资者的合作方式,刺激天然气资源的开发,可能成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行业未来发展的关键。

管理之谜

让外界看不透的还有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行业的管理方式。

在前总统尼亚佐夫时期,上世纪90年代土库曼斯坦成立了石油天然气部和土库曼斯坦国家天然气康采恩,分别负责政策的制定和天然气开发的具体业务。油气部下设总统直属的矿产资源署,直接执行油气行业的最高决策,特别是对外合作政策。2006年继任的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也长期保持了这种模式。需要强调的是,矿产署实际上架空了油气部,从2007年到2016年,油气部换了九任部长,但矿产署从2008年至2016年始终由卡卡耶夫担任署长。

到2016年初,土库曼斯坦开始了新的油气行业管理体制改革。2016年1月有消息称,总统有意在油气部的基础上成立国家油气公司。但到当年7月,总统宣布撤销油气部和总统直属的矿产署,将其职能分散给政府主管油气行业副总理、国家天然气康采恩和国家石油康采恩。从2016年至今,分管油气行业的副总理已经换人三次。

人事变动更严重的是国家天然气康采恩。天然气康采恩的主席为部长级,由总统任命,被称为土库曼斯坦最危险的职位。过去10年,总统任命了11位康采恩主席,最长的任期不超过两年。

2017年12月,总统任命1987年出生,当时只有30岁的阿尔恰耶夫为天然气康采恩主席。阿尔恰耶夫于2017年4月被任命为代主席,接替只担任了四个月主席的巴巴耶夫,巴巴耶夫则被任命为负责油气行业的副总理。不过,巴巴耶夫在副总理的位子上只待了一年,2018年4月,41岁的梅列多夫接替了巴巴耶夫。

对土库曼斯坦油气行业情况进行长期跟踪可以发现,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不仅经常更换油气行业的主管领导,而且还经常因“工作不力”、“不执行总统交办的任务”等理由对其进行处分。

有意思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每年土库曼斯坦的油气行业总能超额完成既定任务,无论是产量还是出口都能实现增长。不过,土库曼斯坦官方从不公布相关具体数字,只公布增长率。

blob.png

毫无疑问,总统是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行业发展的最高决策者。但决策的落实需要完善和高效的行业管理。坦率讲,工作经验并不丰富的领导人和异常频繁的职位变动,无助于天然气行业管理效率的提高。过去几年,设备老化、事故频发影响天然气出口基本印证了这一点。

战略之谜

由于吸取长期依赖俄罗斯管道而受制于人的失败教训,土库曼斯坦过去几年一直将天然气出口路线多元化战略作为立国之本加以落实。按照规划,北向俄罗斯、东向中国、东南向南亚、西南向伊朗和西向欧洲,将使土库曼斯坦成为全球天然气市场的“超级玩家”。

但问题在于,俄罗斯和伊朗,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天然气储量国、第二和第三大天然气产量国,已经基本停止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通往南亚的TAPI(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管道和通往欧洲的跨里海管道建成投产遥遥无期;唯一能够落实天然气供应的中国市场,却被冬季减供闹得一惊一乍,不知道土库曼斯坦的战略游戏还要怎么玩。

由于在天然气价格和付款方面的争议,俄罗斯从2009年减少变为从2016年彻底停止从土库曼斯坦采购天然气;伊朗则从2017年基本停止了从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采购。土库曼斯坦讽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丧失了支付能力”,并将其告上了斯德哥尔摩仲裁法院,但最近又开始同俄罗斯恢复供气问题。同样,土库曼斯坦指责伊朗“欠债”,并主动中断了对伊朗的天然气供应。

值得注意的是,土库曼斯坦同中国也存在类似问题。2018年11月,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王仲才曾坦率承认双方在价格和付款方面存在问题,并表示将通过协商找到共同解决的办法。不过,这一表态却被土库曼斯坦媒体炒作成中国承认“欠款”。从某种程度上看,土库曼斯坦对中国这个唯一的客户也并不满意。而令人担忧的是,狭隘的资源民族主义以非理性的方式对待战略性合作伙伴,打着“多元化”的旗号,盲目地陷入到“大国博弈”之中。

blob.png

需要强调,尽管土库曼斯坦对华天然气供应呈增长势态,但中石油承担开发的巴格德雷区块在供应结构中的比例逐年增加,而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康采恩的供应量却在减少。根据中石油的相关报道,2017-2018年,巴格德雷区块在保障对国内供气方面采取了多项措施,新建了增压设施,大幅提高了产量。除了积极推进TAPI和跨里海管道,寻找新的天然气出口市场,土库曼斯坦还在大力建设天然气化工项目。2018年底,耗资34亿美元的基亚雷天然气化工综合体投产。土库曼斯坦还在建设一个大型的气制油(GTL)项目,并计划增加天然气发电以提高对阿富汗的电力供应。当然,实行天然气出口和利用的多元化是土库曼斯坦的权力,但是对现有供气合同的执行也是其应尽的义务。如果不能脚踏实地地落实资源基础和供应能力,多元化很可能变成“拆东墙补西墙”的闹剧。

对于中国而言,一方面要加强对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行业的认识和把控,尽可能的落实资源,提高供应可靠性;另一方面也要加强进口来源的多元化,发掘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供应潜力和调峰能力,从而缓解中亚管道的保供压力。

作者:刘乾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 看不清,点击换一张  刷新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