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天然气信息2019:概述

2019-08-19 10:49
ERR能研微讯
关注

国际能源署发布《天然气信息2019:概述》(强烈推荐)

天然气回顾

一、产量   2018年,全球天然气产量达到39370亿立方米,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4.0%。可以看到,自金融危机以来(2009年以来),全球天然气产量以每年2.8%的复合增长率增长。

按地区分的世界天然气产量

2018年,这一增长意味着全球天然气产量增加了1520.0亿立方米,而增长的主要来源来自经合组织美洲地区,该地区增加了952亿立方米,增量的其他主要贡献者分别是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大陆地区,产量增加了248亿立方米。在经合组织层级,在美国(+886亿立方米;+11.5%)的推动下,经合发组织美洲区域的天然气产量激增,天然气总产量同比增长7.0%,达到14540亿立方米。近年来,经合发组织亚洲和大洋洲区域天然气产量的持续增长,主要由澳大利亚(+148.0亿立方米;+14.4%)驱动。由于荷兰格罗宁根油田的生产达到上限,其产量减少了145亿立方米,导致经合组织欧洲区域是2018年唯一出现天然气产量负贡献的区域。除经合组织国家外,2018年天然气总产量增长57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4%,这主要是由俄罗斯(+200亿立方米;+2.9%)和中国(+122亿立方米;+8.3%)所驱动的。

世界天然气产量,按国家组划分

天然气出口国论坛(GECF)成员国的产量同比增长2.7%。在2018年新增的393亿立方米产量中,最大的贡献者依次是俄罗斯(+2.9%)、伊朗(+4.4%)、埃及(+12.0%)和卡塔尔(+1.6%)。GECF成员国天然气总产量为14760亿立方米(占全球供应的37.5%),略高于经合组织(36.9%)。

经合组织国家的天然气产量

从单个国家来看,一些具体因素促成了2018年观察到的产量变化。

对于经合组织成员国:

—美国的天然气产量大幅增加(+886亿立方米;11.5%),是自页岩革命开始以来绝对产量最显著增长的年度之一。

—在过去几年中澳大利亚天然气产量持续增长,这是由于Browse盆地的Itchys凝气田的产量仍在增加所推动的。

—自2013年以来,加拿大的天然气产量仍在稳步增长,目前该国仍是全球第四大天然气生产国。

—在荷兰,由于承诺减少对格罗宁根油田的开采,天然气产量正在逐步下降,该油田位于一个受潜在地震影响的区域。

—在经历了三年的持续增长,挪威的天然气产量在2017年达峰,2018年有所下降(-27亿立方米;-2.1%),但该国仍是经合组织欧洲地区生产的第一贡献者。

对于非经合组织国家中:

—俄罗斯的天然气产量增幅位居世界第二(+200亿立方米;+2.9%),2018年天然气产量超过7000亿立方米。该国仍然是全球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国。

—过去二十年来,伊朗的天然气产量一直强劲增长。2018年,天然气产量增量为97亿立方米(+4.4%)。

—自2005年以来,中国天然气产量增长了两倍多,从493亿立方米增至2018年的1602亿立方米。2018年天然气产量较上年增加12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8.3%。

—卡塔尔天然气产量在2017年略有下降后,增长仍然相对平稳。第五大天然气生产国2018年天然气产量出现小幅增加,同比增长1.6%(26亿立方米)。

—经过四年的持续增长,2018年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产量增速放缓至相对平稳,而沙特阿拉伯天然气产量则增长了17亿立方米,取代阿尔及利亚成为世界第9大天然气生产国。

前5大天然气生产国(美国、俄罗斯、伊朗、加拿大和卡塔尔)在世界产量中的占比从2017年的53.2%增至2018年的55.0%以上。

二、进口

2018年全球贸易突破了1.2万亿立方米门槛,较上年增加了345亿立方米。贸易量同比增长2.9%,这主要来自于全球液化天然气贸易的增长(+287亿立方米;+7.3%)。液化天然气在全球天然气贸易中所占份额达到34.3%,比2017年高出1.5个百分点。在液化天然气和管道气贸易方面,中国显然已成为天然气进口增长的推动力,2018年中国液化天然气和管道气进口量分别增长198亿立方米和104亿立方米。

(一)管道气进口从包括区域内贸易在内的贸易总额统计数据来看,2018年经合组织地区整体天然气贸易额下降了55亿立方米。但由于自身天然气产量下降,经合组织国家仍然高度依赖从经合组织地区以外国家(如俄罗斯)进口的管道气,俄罗斯占2018年经合组织国家管道气进口总量的31.5%,较2017年增加1个百分点。只有经合组织美洲地区管道气进口量出现了增加(18亿立方米),这主要是墨西哥的管道气进口量达到87亿立方米所驱动的。经合组织欧洲地区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管道气进口地区,占经合组织管道气进口总量的75.6%,这主要是德国(1214亿立方米)、意大利(592亿立方米)和荷兰(547亿立方米)所驱动的。经合组织亚洲和大洋洲区域的管道气进口量出现下滑(-7亿立方米),原因是由于Itchy凝气田增产导致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产量增加。在经合组织区域以外,非经合组织欧洲和欧亚区域(-13.0亿立方米)以及拉丁美洲(-8亿立方米)和非洲(-7亿立方米)的管道气进口均出现下降。在欧亚大陆,这种情况的出现是由于受乌克兰管道气进口量萎缩(-34亿立方米)导致。在非洲,2018年天然气走向自给自足,同年成为净出口国,而这一趋势主要是由埃及(-7亿立方米)所推动的。         2017~2018年管道天然气进口量变化

另一方面,中国(+103亿立方米)、中东(+29亿立方米)和亚洲(不包括中国,+8亿立方米),管道气进口量小幅增长。

经合组织2018年液化天然气贸易流动图

(二)液化天然气进口

经合组织所有区域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均有所增加。经合组织欧洲区域(+61亿立方米)的增幅最大,几乎抵消其管道气进口量的减少。经合组织亚洲和大洋洲地区紧随其后,增加29亿立方米。其真正驱动因素是韩国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增加73亿立方米;而日本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则减少了46亿立方米,部分原因是在福岛核事故后关闭的核反应堆现在恢复运行。2018年,经合组织美洲区域的贡献微不足道(+0.30亿立方米)。

结束了连续六年的下降,卡塔尔恢复可对经合组织地区液化天然气出口量的增长+8.0%)。卡塔尔仍然是经合组织国家液化天然气进口来源第一大国,但是随着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出口量正在迅速增长,目前澳大利亚对经合组织国家液化天然气出口量(提供507亿立方米)与卡塔尔只相差约54亿立方米。美国是该区域第三大出口国,此前已连续三年成为液化天然气净出口国。虽然2018年非经合组织国家增加了液化天然气的进口,这主要是由少数国家推动的,包括中国(+198亿立方米)和其他亚洲国家,如巴基斯坦(+36亿立方米)和印度(+12亿立方米)。相反,非洲(-43亿立方米)和中东(-37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出现了回落。在恢复天然气出口的同时,埃及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减少了42亿立方米。

2018年,非经合组织地区在液化天然气贸易中的占比增加,目前占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量的40.0%。

2017~2018年液化天然气进口变化

三、需求

2018年,全球天然气需求同比增长4.9%,达到39220亿立方米。

经合组织国家的天然气需求比上一年高出4.5%(+769亿立方米)。

经合组织国家天然气需求增加完全来自美国(+785亿立方米;+10.2%)和加拿大(+106亿立方米;+9.2%)所属的经合组织美洲地区(+899亿立方米;+9.3%)。经合组织欧洲区域天然气小幅消化,对经合组织国家天然气需求的增加造成的抵消程度有限(-123亿立方米;-2.3%);2018年经合组织亚洲和大洋洲区域(-6亿立方米;-0.3%)天然气需求下降。经合组织亚洲和大洋洲区域的天然气消费量下降是由日本造成的(-61亿立方米;-5.2%),日本国内核反应堆正在重新启动运行,从而取代了部门燃气电厂天然气的消费。

世界天然气需求,按地区划分

在非经合组织国家,天然气需求也有所增加(+5.3%)。1990年以来,各区域的需求增长趋势不同:经合组织美洲、经合组织欧洲、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非经合组织欧洲/欧亚和世界其他地区(中国特例):

—在经合组织美洲区域,天然气消费在1990~2000年稳步增长,10年来稳定在8000亿立方米左右。2010~2016天然气需求重新增长。在2017年出现小幅下降之后,经合组织美洲地区天然气需求在2018年达到10600亿立方米,创下历史新高。

—在经合组织欧洲地区,天然气需求增长一直持续到2005年,之后稳定在5300~5750亿立方米,直到2010年。然后,在2014年,天然气需求下降到4600亿立方米的低点。尽管近年来有所增长,但仍远低于2009年金融危机前的水平,除了宏观经济驱动因素外,空间供热等主要天然气消费部门的能源效率提高也导致需求放缓增长。

—在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区域,需求也稳步增长,直到2007年,需求几乎保持了3年不变,2010年(受韩国需求增长的推动)和2011年(受日本福岛事故的影响,核电发电量下降所驱动)以后需求再次增长。2011年以后,该区域天然气需求一直在振荡2250亿立方米左右。

—在非经合组织的欧洲/欧亚大陆区域,1994年后天然气消费量保持相当稳定。

—最后,在世界其它地区,天然气消费在过去20年中表现出年均7.7%的强劲增长率。这一趋势在中国更为强劲,同期年均增长率为13.3%。

世界天然气需求,按选定地区划分

在国家层级,2018年美国天然气需求显著增加(+785亿立方米;+10.2%),中国(+423亿立方米;+17.8%)和俄罗斯(+247亿立方米;5.3%)、加拿大(105亿立方米)、伊朗(+104亿立方米)和埃及(+41亿立方米)也观查到值得注意的增长。

另一方面,日本(-61亿立方米)、土耳其(-40亿立方米)、德国(-26亿立方米)和意大利(-25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需求出现回落。

按部门提供的详细需求数据显示,2017年非经合组织国家的天然气需求有所增加,主要来自最大的天然气消费部门,即热电和发电(+266亿立方米;+3.1%)。推动这一增长的国家包括伊朗(+76亿立方米)、中国(+34亿立方米)和伊拉克(+34亿立方米),以及亚洲和中东其他国家。

然而,在经合组织地区,天然气发电需求近年来的上升趋势被打破,需求下降了55亿立方米。

从其他主要天然气消费部门来看,经合组织和非经合组织国家似乎更符合这一要求。

发电部门天然气使用情况

2016~2017年选定行业天然气需求变化,按数量级排列

2017年,在经合组织(+158亿立方米)和非经合组织(+350亿立方米)国家工业部门天然气消费量均出现增长。这一增长主要是由经合组织地区的化工部门所推动的(111亿立方米)。其他部门也出现了增长,主要是居民部门(+65亿立方米)和商业部门(+34亿立方米)。在非经合组织国家,同样的趋势在更大程度上得到了观察:化工和居民部门分别增加了142亿立方米和128亿立方米。

对于非经合组织国家的其他部门,天然气消费均有所增加,而经合组织地区有色金属和机械制造部门天然气消费略有减少。

四、价格

2018年,欧盟成员国的天然气进口价格上涨23.4%,而美国天然气进口价格则基本持平,小幅上涨0.8%。因此,2018年价格差距出现扩大,进一步标志着2013~2016年观察到的趋同格局被打破。目前,两种价格的差值为4.54美元/mmBtu,高于2014年趋同前的差额。

相反,液化天然气进口价格继续趋同。2018年,美国(+36.4%)、欧盟(+24.6%)以及日本和韩国(+14.5%)的液化天然气进口价格同时出现增长。三种价格现在包含在接近2.50美元/mmBtu的区间内,最高的是日本和韩国(9.32美元/mmBtu),而美国最低(6.01美元/mmBtu)。然而,自2014年以来,欧盟成员国液化天然气进口价格(目前为6.79美元/mmBtu)与美国国家液化天然气进口价格之间的差额已接近或低于1美元。

管道天然气进口价格

液化天然气进口价格

这些价格趋势反映了不同地区在液化天然气市场的相对地位,美国连续第三年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

版权说明

欢迎转载    版权说明

ERR能研微讯 微信公众号:Energy-report

聚焦世界能源行业热点资讯,发布最新能源研究报告,提供能源行业咨询。

本订阅号原创内容包含能源行业最新动态、趋势、深度调查、科技发现等内容,同时为读者带来国内外高端能源报告主要内容的提炼、摘要、翻译、编辑和综述,内容版权遵循Creative Commons协议。

可拷贝、分享、散发,但须明确注明作者与来源,文章转发需隔天,不得改写,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 看不清,点击换一张  刷新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